<em id="rfhld"><span id="rfhld"></span></em>

        <em id="rfhld"><span id="rfhld"></span></em>

        <em id="rfhld"><pre id="rfhld"><track id="rfhld"></track></pre></e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rfhld"></address>

          • 1
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• 3
          • 4
          • 5
          • 6
          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? 综合业务 ? 决策参考

          河南日报:丰收在手,市场购销“量增价涨”,大概率不启动夏粮托市收购情况下——新麦去哪儿了?

          “往年得收上万吨,今年收割机一下地就开收,目前只收了5000吨。”6月15日,镇平县遮山镇的收粮大户张滨皱着眉指向略显空落落的粮仓说,“开秤后1斤新麦已经涨了0.1元,可还是问价的多,卖粮的少。”

          有着十几年收粮经验的张滨有点看不透,“今年麦子单产高,质量近年来最好,价格也合适,卖粮的咋还不如往年多?”

          丰收在手,更要颗粒归仓。眼下,我省夏粮收购正由南向北陆续展开,记者奔赴南阳、平顶山、漯河等地了解夏粮收购情况,发现张滨心中的问号正不断泛起涟漪。粮价高开,小麦最低收购价大概率不启动情况下,品质优良的新麦去哪儿了?存放是否安全?粮农收益如何更有保障?

          丰产丰收,购销活跃——

          买粮有点难?

          “今年新麦质量好,基本全是一级麦。往年二级麦居多,还有不少三级麦。”镇平县惠农粮食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军献从事粮食收购近20年,在他的建议下,记者抓起一把刚收购的新麦,果然,沉甸甸的像抓了一把小石子。

          目前,全省8500多万亩小麦已丰收在手。“已收获小麦普遍呈现‘三高’:产量高、质量高、售价高,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。”我省知名小麦专家郭天财说。

          高产优质的新麦陆续上市,粮食储备企业、贸易企业、加工企业、种植大户、粮食经纪人等多元市场收购主体入市积极,多元化、多渠道、多主体购销格局明显。新季小麦开秤价格每斤1.45元至1.52元,同比上涨0.22元至0.28元,涨幅20%左右。眼下,新麦收购价每斤已近1.6元,可是,进入市场流通的积极性却并不高。

          “往年‘地头麦’就能收个七七八八,今年农户多守粮观望。”漯河市郾城区孟庙镇王店村种粮大户魏喜要有些焦虑,“社员和经纪人都派出去了,上门现款拉麦子。”

          “收麦进度有些慢,只有往年的三分之一。”想念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常旭东说,夏天是面粉生产淡季,但受几轮疫情影响,担心原粮不足影响产能,趁新麦上市抓紧补库。

         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目前约三分之一的新麦进入了流通市场,多数仍在农户手中。

          最新发布的夏粮收购周报显示,截至6月15日,全省累计按市场价收购小麦58亿斤,同比增加14.4亿斤。

          “从收购进程看,呈现前快后慢的特点。”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储备管理处处长王玉田说,今年开秤后,市场购销活跃,再加上储备轮换收购展开,加工企业补库需求释放,前期收购进度略快于上年同期,“但在短暂售粮高峰之后,近一周‘地头粮’出售明显减少。”

          惜售合情理,囤粮未可取——

          该出手时要出手!

          生产端小麦丰收丰产、优质优价,各类市场主体需求旺盛、收购意愿强烈;“硬币”的另一面却是,新麦上市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。

          新麦去哪儿了?“农户惜售,经纪人看涨,直接导致分散存粮居多,有价无市。”南阳市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储备管理科科长张海科分析。

          “卖跌不卖涨,这是普遍心理,今年农户惜售原因尤为复杂。”许多粮食人的分析与张海科不谋而合。前期种植成本提升,市场竞争态势明显、小麦收购价稳中小幅上涨,催生待价而沽心态。此外,连日高温少雨抗旱保秋,部分地区农民无暇卖粮,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多存口粮,这些是间接原因。

          某种意义上,“藏粮于民”有利于减轻国家储粮负担,能够分散化解粮食安全风险。“但过度存粮不可取。”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副局长徐富勇说。

          一方面,小麦作为口粮自给自足,我国粮食供求的基本面没有变。即便疫情防控形势严峻,充足的库存仍是最大底气。另一方面,汛期已至,高温高湿的环境下小麦易生虫、霉变,对不具备存储条件的农户来说,过度存粮会增加粮食损耗。

          “减少粮食损耗是保障粮食安全的重要途径。汲取‘7·20’暴雨灾害教训,蓄滞洪区、黄河滩区、低洼易涝区更要适时适价售粮。”徐富勇表示。

          记者采访中发现,农户和经纪人的存粮条件不高,多数是搭建简易仓,存在不同程度的防汛隐患。

          “这么好的粮食若被一场暴雨弄坏了,于心不安!”叶县亿粒米专业种植合作社负责人朱稳超说,虽然新建成了库容5000吨的钢构框架简易仓,他们仍坚持边收边卖。

          “目前市场购销虽仍处相持阶段,后期却存在集中上市风险。新麦该出手时就要出手,颗粒归仓才能切实增加种粮收益。”王玉田分析。

          调研监测显示,第一轮粮食集中销售期已经过去。下一轮要到8月份筹备开学学费前后,不少经纪人为秋粮腾仓备仓、筹备收购资金,也可能会在7月中旬或8月底将库存粮食集中出售。与此同时,储备企业普遍完成轮换入库任务,加工企业受面粉需求偏弱、开机率偏低等影响,提价收购空间不大。“一旦扎堆售粮,收益一定会打折扣。”王玉田说。

          为最大限度保障种粮农民利益,我省最低收购价工作方案已印发,确保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立即启动,以充分发挥政策托底的作用。据悉,全省已腾空夏粮收购仓530亿斤,省农发行准备信贷资金500亿元,目前的夏粮收购形势是“仓等粮、钱等粮、人等粮”。

          新麦,无论在哪儿,都要安全第一。


          ?
          色就色欧美综合在线影院